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018小说 >> 重生之鉴宝 >> 第52章

林家这一次终究是没能躲过去,上一次能掩住拍卖会假籽料的事是因为牵涉的人毕竟还少,去的又多是林老爷子的熟人好友,总会卖林氏一个面子。这一次肖家却是恰逢大会的时候闹起来的,姜璃又是提前做好了准备的,最后阴差阳错间事情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场面太大,林家,收不住了。

“林总,荣盛公司撤资了,咱们的人去谈,被赶了出来。”

“去s国的一批玉石也被退了回来,说是质量不过关。”

“林总,刚才下面的人电话打过来,说是咱们十二月份的拍卖会都被推了!这可怎么办啊,刚进过来的籽料前天就已经都到仓库里了!”

“…林总,递了拍品到咱们旗下的拍卖场的公司和个人,刚才都打来电话,说是…”

“说!”

“说是要把放在在咱们场次里的拍品取走。”

内线响个不停,办公室的三个电话已经快要被打爆了,林家祖孙三人都表情沉重,一个接一个的噩耗已经让他们说不出话来。

林老爷子坐不住,在办公室不停的走来走去,林远胡渣在下巴上青了一排,两天没合眼,一直忙个不停的他看上去萎靡又潦倒。

林蒙接了个电话,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面如死灰。

“爸…”

林老爷子实在看不上儿子那副犹豫踌躇的窝囊样,利呵出声,“有什么,说!”

“法院的传票递了过来,林氏被提起公诉了。”林蒙低着头,看都不敢看自家父亲的脸色,这已经是他们做过的最坏的打算了。

林老爷子闭了闭眼。

“报道怎么样,压下去没有。”

林远疲惫的捏着太阳穴,“压不下去了,当天参与的人太多,不知道哪一家势力那么大,给各个报社都打通了关节,竟没几个愿意接林氏电话的。”

电话铃还在此起彼伏的想着,这时候却已经没有人有心再去接听了,形势已经到了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最坏的地步。

林老爷子拿出贴身放的药丸,抖索着手拿出几颗放在嘴里咽了下去,片刻,不停上升的血压才慢慢缓了下来,心脏处尖锐的疼痛也缓了些。

“温家那边怎么说。”

林蒙嘴绷得结实,林老爷子一个眼刀飞过去,拎起手边的文件夹就砸了过去!

“畜生!你这是跟谁耍脾气呢!我问你,温家那边有消息没!温茹呢?!”

林蒙狼狈的退了一步躲过朝着脸甩过来的文件夹,唯唯诺诺道:“温家那边没什么反应,一直没给回话,我联系不上温茹,手机一直占线。”

林老爷子恶狠狠的眼光又瞄上了林远,“林远,你立刻跟你妈联系,林家同意联姻,要是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再偷偷跟那个肖婉牵扯不清,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爷爷,你不能这样做,我说过了绝对不会同意这么荒谬的事情的!”

“放肆!”林老爷子一巴掌甩了过去,“什么时候能容你在这里说同意不同意了?为了个女人在这里哭天抢地的,出去别说你是我林风的孙子!丢人现眼!这是想看着林氏彻底垮台是吗?不同意联姻你准备看着林氏被告死?行,行啊,你要是有这么大的魄力和胸襟,我这就把肖家一起拉进来!跟着你那宝贝肖婉一起在牢里团聚去吧!”

林远嘴唇煞白,脸上满是屈辱,从来都只有他摆置玩弄别的女人的时候,什么时候竟也有他要靠被迫出卖色相来自救了!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

“闭嘴!要么你就乖乖的听你妈的话跟王家姑娘订婚,要么你现在就给我登报宣布立刻跟林氏断绝关系!”

“爷爷!”林远着急上火,“那王家是m市的,再大的势力也帮不到咱们现在的情况啊!”

“蠢货!你知道什么!王家大本营是在s市,可那是什么样的人家?那样钟鸣鼎食的大户的关系网是你根本就想象不到的,虽然王啊虞只是个不受宠爱的私生女,可两家联姻又哪里是看子女身份的,连得那是家族势力!你喜欢肖婉,以后哄着养着让她跟着你也是可以的,这事情就这样定了,你亲自去跟你妈说,要是这件事没能办好,你就不用再回来了。”

温茹在这个家里面,不只是个禁忌,更是是被林老爷子视为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和败笔,平时是提都不准提一下的,要不是如今走上绝路,又怎么会接受温茹提出的建议。

林远是林家三代单传的独子,自小便是被娇宠着长大,即使王家势大,就像林远之前所说的,山高皇帝远的,即使能搭上手,也只是在紧急情况下,平时的用处并不大。这种情况下,林蒙和林老爷子又怎么会愿意让林远去这么一个没名没分的私生女?

当时温茹提出这件事的时候,林老爷子是大发雷霆,虽然碍于温家的面子没有当场骂出来,却也是毫不客气的拒绝了这项提议。但今时不同往日,众人皆避林家如蛇蝎,这时候也只能腆着脸厚着脸皮去求自己的亲家温家出手相助了。

只是一想起来儿媳妇温茹的德行和处事,林老爷子就一阵气血上涌,连带着林蒙都羞臊难堪的抬不起头来。

林老爷子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事情又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林蒙索性也就不再避讳那个让他难以启齿的人家了。

“爸,温家给出的内线和人手,这个时候我们到底还要不要用了?我看着姜璃跟荣胜斋的穆辰关系好像是不一般,这些日子荣胜斋明里暗里已经给姜家解过好多次围了。”

“用,为什么不用,都到这时候了,就算是死,咱们也得拉个垫背了,扯出了姜家,正好转移媒体的视线,也好叫大家认识认识,到底什么叫做明目张胆的造假和欺瞒大众!”

………………………………………………………………………………

王远山到了s市,并没有直接去找姜璃,而是先去了鼎丰国际酒店,他之前得了消息,齐檀到了s市,这阵子正住在这里。

接待他的是齐南,齐南跟王远山也打过不少交道了,知道这人是王老爷子比较器重的一个儿子,又是长子,将来继承王家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齐家以后要跟王家打交道的地方不会少了,齐南对王远山的态度是比较客气的。

“佩嗪见天冷了,知道你们是常在外面跑的,怕齐爷受了冻,连着几天亲手织出了一双手套,缀着紫貂皮的,很是保暖。老爷子也有阵子没见他了,心里也是惦记,让我替他老人家代为问候一声。”

王远山按辈分来说算是齐檀的长辈了,但在齐檀面前连老爷子都要礼让几分,他倒是不敢托大,对齐檀一向是按平辈的礼,用的却是外界的尊称。只是王远山也不急,等齐檀娶了嗪嗪,自然会对他持晚辈的礼。

“是这样的,齐爷难得来s市一次,这边的生意多,齐爷一大早就出去视察了,这会儿怕是也赶不回来…”

王远山一愣,他一下飞机就过来了,就怕碰不上齐檀,这会儿可才早上七点,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

“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齐爷的行踪哪里是我们这些人能问的,要不您给打电话问问?”

王远山犹豫了片刻,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他没有齐檀私人电话的事,两家相熟,但跟齐家有直接接触的却只有老爷子一个人。

“罢了,既然忙,我就不去打扰了,你帮着把东西和问候给转告一声吧,不知道齐爷还要在s市呆多久?近期回m市吗?”

“王先生,这个我们这些在下面办事的人是无权过问的。”

王远山见齐南嘴严实,到最后还是什么都问不出来,只能遗憾的把手里包装精美的礼盒递了过去,又寒暄了两句就走了。

齐南接了东西,一转身就去了顶层。

“齐爷,王家的王远山送来的东西,说是王佩嗪小姐亲手给您做的紫貂皮手套,又代为转告了王老爷子的问候。”

告知王远山出门视察的齐檀,这会儿正坐在窗边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饭,精致的瓷盘上放着勾着浓汁的兔子肉,旁边是一杯红酒。

大早上的吃这么油腻的东西,齐南他们却早已经是见怪不怪的,齐爷一向洗好荤腥,顿顿都少不了肉,早上只有兔子肉,按齐爷平时的饮食习惯来说,今天早上的饭菜还算是清淡了。

“今天的菜做的不错,鼎丰的厨师水平越发的好了,只是汁的浓香还不够,味道再做的重些才好。”

丝毫不对王远山的行为做任何评价。

齐南从善如流,“那我交代下去给您再重做一份?”

“就这样吧。”

齐檀用餐巾擦了擦嘴角,“把东西给王老爷子的外孙女送去,那个叫姜?”

“姜璃。”

“对,就是她。”

他才不要戴那么一个女人做的手套,王家的小心思他明白,让他们窝里斗去吧,少来烦他。

齐南对这吩咐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不敢多问,想了想,才再次开口。

“对了,齐爷,姜家递了请帖过来,说是想感谢您上次的举手相助。”

这样的邀请一般齐南都是直接像处理王远山一样给挡了的,但是齐爷既然还能记起姜璃,那说明并不是一点都没把姜家的放在眼里的,索性问上一问。

“唔。”齐檀想了想,脑子里不期然的突然就浮现出那晚姜璃醉醺醺的可怜样子,像只缠人的宠物一样,“安排吧,今晚恰巧有空。”

难得齐爷有兴致,齐南忙不迭的就下去安排了。

但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这世界上竟还真的有人会放齐爷的鸽子。

“今晚姜氏有古玩拍卖会,实在是不好意思,可以改天吗?”

“姜大小姐,拍卖会下面的人看着就行了,这…齐爷他订了今晚。”

“订了改了就行了,这次的事情比较特殊,真的抽不开空,替我像齐先生道个歉,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明天我亲自登门赔礼,车多,先不说了。”

话音一落,姜璃就利落的挂了电话,齐南呆在了原地,身后齐东齐北齐西站成一排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这可…怎么办。”齐南整个脸皱成了一团,要哭不哭的看着齐东。

“自己去说。”齐东毋庸置疑的坚持着,“让我去,是没一点可能的!”

……………………………………………………………………………………

这次的所有拍品加起来市值约有二十多亿,因为行业惯例,拍卖行是有着“不保真”条例的,因此运去谭宝阁之前还要再进行一次整体的大检查。

拍品多,请来鉴别的都是业内的重量级专家,为了以防万一,姜璃磨了好久,终于把周政也给磨了过来,周政是业界泰斗,自从在籽料拍卖会上由穆辰牵线跟姜璃聊过一次后,就颇为欣赏这个后辈,之后的联系倒没断过。

只是周政已经很久没有出山了,这次猛地出现在姜氏,还是为姜氏的拍卖亲自坐镇鉴别,顿时在请来的诸专家中引起了轩然大波,纷纷过来问好,原本对着姜家人颇有些倨傲的态度也收了起来,变得恭敬了许多,能结交上周政这样的人,姜家必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过人之处的。

最后鉴定的结果是这批古玩字画都没有任何的问题,结果一出来,守在门外的两个姜氏员工对视一眼,双双几不可见的松了口气。

鉴赏花了不少时间,都是专家,为了表示重视,姜木随后安排的有酒店,众人进餐后可以稍作休息。

“哥,你带着周先生他们先去吧,我就不去了。”

工人搬运古玩的时候,姜璃抽空把姜堰叫到了一边,姜堰不解。

“我知道你这阵子对这场拍卖会颇为上心,可是你也看到了,鉴赏结果没问题,你这是又准备去哪里?”

“我想跟车。”

姜堰无奈,“你就是太小心了些,要是每次拍卖会都这么如临大敌,咱们也不用做这个生意了。”

“我这不是好奇么,哥你们就先去吧,武警押车,我跟着就当凑热闹了。”

姜堰劝不过她,只得让她去了。

正在搬运东西的其中两个员工见所有人都走了,姜大小姐却没有离开,心里头打鼓,只盼着她赶紧离开,这么一直盯着,总觉得心里毛的慌。

结果直到所有东西都搬完,姜璃都没有离开,押运的两名武警车门一锁,上了车正要走,姜璃敲了敲车窗。

“等等,我和你们一起。”

……………………………………………………………………………………

晚上拍卖会开始的时候,姜堰才发现姜璃不见了,电话无论怎么打都关机,打给安保公司,公司的人说上午派去的两名押运武警去外市执行其他的任务了,要到后天才能回来。

姜堰心里突然有些不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眼见着就要往台上上拍品了,他还是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就要出去。

“先不要搬上去,这拍品不对劲!”

姜堰刚起身,一个犹犹豫豫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看过去,是一个穿着姜氏衣服的员工。

“对不起姜经理,我知道身为姜氏的员工应该一切以姜氏的利益为主,可假拍是大事,这样做是要毁了姜氏的招牌和名声的!”

姜堰顿时愣在了原地,原本秩序井然的拍卖席间轰的一下炸开了窝。

在后台的归元一见这阵势不对,立刻就把电话给穆辰拨了过去。

“穆少,这边好像有点不对…”

现场有鉴宝师,上前一看,抬上去的果然是件做工足以以假乱真的高仿品,姜堰一下子就被堵在了原地控制起来,内部员工举报假拍,在所有的拍品没有检查完之前,姜堰是无论如何也不要想轻易离开了。

穆辰来的很快,但是有人比他的动作更快,先前在姜氏鉴宝的资深鉴宝师们有的来了现场,很快被组织了起来开始去勘察。不知道是谁那么快就走漏了消息,拍品的主人们几乎是在鉴宝师们开始勘察的同时就到了谭宝阁,因为宝贝自己的东西,拍品的主人们都带了自己熟识的鉴宝师过来。

为了以防万一,再加上现场的鉴宝师人员充足,每件拍品都是在众人的监督下由三个专家轮流看过之后再做最终评价的。

“你们姜氏好大的胆子,连送去的拍品都敢掉包!还有什么是你们不敢做的!”

“怪不得呢,我还奇怪着怎么送到谭宝阁之前还专门让人检查一遍,原本以为是要对咱们负责呢,没想到竟是要监守自盗!”

“亏是连姜氏自己的员工都看不下去了把事情给爆了出来,不然我们还指不定怎么被骗呢!”

穆辰赶到的时候已经检查到一半了,群情激奋的拍品主人们聚在一起,另一边是一大批已经被断定为高仿的名贵古玩,姜堰被控制了起来,正表情难看的看着一件件拍品被轮番的检验。

“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竟能允许你们随便放肆,这样无礼的对待我的客人了吗。”

穆辰一脸的风雨欲来,低沉的声音透着难以掩藏的怒火,正喧哗着的大厅,立时安静了下来。

……………………………………………………………………………………………………………

姜璃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拍品的事情可能是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姜氏的林家人做的。

但是一来林家应该没那么大的本事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么大的一批古玩给掉包,二来最近林氏面临着重重危机损失惨重,也应该腾不出手再来捣乱,所以姜璃一直不知道问题到底会出现在哪个环节。正因为这样,姜璃几乎是把拍卖前的整个流程都跟了下来。

也因此,姜璃怎么都不敢相信,林家人竟然真的胆大到了这种程度,在她在车上坐着的情况下还敢在半途中暗中掉包。

这样便算了,他们竟然还敢在被她发现后,直接把她给打晕带走了。

这个房间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一睁眼看到这里的每一处,姜璃都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段噩梦。他们竟然把她关在了林宅的地下,上一世她被囚禁了八年这个的房间!

姜璃呼吸急促,她是被反绑着放在床上的,门口的方向有人小声交谈的声音,这时候林家还没有因为她的逃跑在房间里焊上铁栅栏,姜璃小心的控制着呼吸的频率,尽量不让自己的的情绪表现出异状。

“哎,耗子你去看看她醒了没有,我怎么看着她刚才好像动了一下?”

“不会吧,老六下手那么重,她一个小姑娘总不会那么快就醒过来的。”

被叫着去检查的男人声音带着不确定,可还是往着床边来了,姜璃立刻闭上眼睛,极力的控制住略有些紊乱的呼吸。

肩膀上一股大力传来,姜璃整个人被翻了过来,一双男人粗糙的手往她脸上拍了两下,试探着看她清醒了没有,拍完见她没反应,手却没有收回去,犹犹豫豫的搁在了她的脸上。

“大哥,这小妞,长得真漂亮啊,我瞧着可比肖家大小姐好看多了,你说林少怎么鬼迷心窍的能拒绝这么个尤物的?”

耗子垂涎三尺的说着,手在姜璃的脸上不住的抚摸着,姜璃强忍住心头的恶心,心中的怒火几乎要逼疯了她!

“你干嘛呢,小心一会儿林少过来了收拾你。”

另一个被叫做大哥的男人呵斥着想要动手动脚的耗子,也朝着床边走了过来。

“怕什么,林少这不是还没来呢吗,咱们先过过干瘾,反正她还没醒呢,也高不了状。”

耗子的动作越发的放肆了,手顺着姜璃的脸摸到了下巴,正准备往她脖子里面钻,姜璃传的衣服又厚又严实,手进不去,耗子就捣鼓着想解开她的衣服。

“这样不好吧…”

老大看了看姜璃的脸,心头发热,说话间也有些犹豫了起来。

“没事的,没事的。”

耗子的声音都在发颤,小心翼翼的摸上了姜璃的领口,老大看得眼热,也伸了手过去。

就在老大的手即将摸上姜璃胸前的前一刻,原本正闭着眼的姜璃双眸猛地睁开,眼中火光四射,滔天的烈焰在紧缩的瞳仁中炽烈的闪烁着,姜璃使力一拽!她的手凑从马上快被她解开的绳子里狠狠的抽了出来,火辣辣的疼痛让姜璃闷哼一声,下一秒,绳子就已经被反套在了耗子的脖子上!

姜璃迅速的跳起身来,猛地窜到了耗子的身后,倏然发力,耗子的头被绳子扯着猛然间撞在了床脚,耗子惨呼出声,血立刻糊了一脸!大哥一见这情形上手就从后面抱住了姜璃的腰,姜璃头猛地后仰,大哥鼻子一酸,顿时血流如注,趁着这一间歇的功夫,姜璃蛇一样顺势转身,蕴含着愤怒的拳头已经大力的挥向了大哥的太阳穴!

耗子揉着被血糊住的眼大喝着来捉她,姜璃冷哼一声,长腿蓦地暴起,毫不犹豫的踢向了耗子的子孙根!这一记毫不犹豫又极其狠毒的一脚,顿时让耗子连惨呼都叫不出来,直接疼的晕了过去。

倒在地上的大哥晕晕登登的摸着手机,真要拨出去,姜璃的脚猛地踩到了他的脖子上,略一使力,大哥脸色顿时涨的通红,眼珠子憋的快要爆了出来。

“你再敢动一下,就试试看。”

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给踹了开,林远站在门口,身边的黑衣保镖手里端着枪。

“你敢动一下试试,姜璃。?

喜欢重生之鉴宝请大家收藏:(www.2018xs.com)重生之鉴宝20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重生之鉴宝最新章节 - 重生之鉴宝全文阅读 - 重生之鉴宝txt下载 - 花鸟儿的全部小说 - 重生之鉴宝 2018小说

猜你喜欢: 总裁爹地宠上天时光和你都很美豪门盛宠:BOSS大人好腹黑大撞阴阳路重生穿越的五好家庭待我有罪时炮灰为王[快穿]重生之女王崛起枭少宠妻:老公,放肆撩妖夏有钱君与装穷君重生之鉴宝亿万继承者:秘宠宝贝婚后爱念你插翅难飞高能二维码在平行世界吃着炸鸡重生胖妞逆袭医婚霸道,总裁妻人太甚宠妻有方:总裁有点甜我的房分你一半总裁至上,吻安小俏妻重生八零当自强重生反派女boss绝对臣服[足球].只爱你的偏执狂旧曾谙
完本推荐: 凤凰错:替嫁弃妃全文阅读豪门老公的小嫩妻全文阅读教我如何不想他全文阅读武侠世界大穿越全文阅读福临门之农家医女全文阅读千山记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白日梦我全文阅读雄霸天下全文阅读混乱中立迦勒底[综]全文阅读全职白莲花[快穿]全文阅读凡女仙葫全文阅读三国之召唤猛将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快穿炮灰女配全文阅读睿王宠妻日常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极品医圣全文阅读富贵荣华全文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寒门崛起一见你我就想结婚神级农场丈六金身逍遥派魔临房产大玩家没有谁,我惹不起最强弃兵叶先生每天都想跟我告白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凌天战尊诸天最强大佬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超神道术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毒医娘亲萌宝宝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我为表叔画新妆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天命相师氪金成仙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清妾重生深深宠:娇妻,别惹火无限先知伏天氏

重生之鉴宝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重生之鉴宝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重生之鉴宝txt下载手机版 - 花鸟儿的全部小说 - 重生之鉴宝 2018小说移动版 - 2018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