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018小说 >> 皇妾 >> 番外一

又是一年春。

柳绿花红,春光日暖。春日温煦的阳光洒在人的身上,暖融融的。

太子李昭抬头看了一眼太阳,这才带着太子妃沈氏走进玉福宫,然后一眼便看到刚五岁的七公主气势汹汹的一手叉腰站在屋里,一手指着跟自己一般大的侄子道:“我是你姑姑,你得听我的。”

蹲在她下面的是一个四岁大的小男孩,长得毓秀可爱,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与太子有几分相像。此时正托着自己的小下巴摇头晃脑的道:“我不听,我不听,我就不听。”

这是太子和太子妃沈氏的长子,东宫的大皇孙李沨。

七公主大概是生气了,睁着圆鼓鼓的眼睛瞪着他,发出如老虎一般呼呼的声音,仿佛下一秒钟就要生气的扑上去。

太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喊了一声:“暖儿,沨儿。”

两个小孩子马上转过头来,看到太子,露出极高兴的笑容,各自喊了一声“哥哥”“父王”,然后又争抢着跑上来,扑到太子的身上。

七公主跑得比大皇孙要快一些,扑到太子身上抱着他的腿,然后就往他身上爬。太子见了弯腰将她抱了起来,然后七公主便很得意的低着头看向还站在地上的大皇孙。

大皇孙不高兴起来,扯着太子的衣裳仰着头道:“父王,我也要抱。”

七公主立刻扭着身子将太子的整个怀抱都霸占着了,一边抱着太子的脖子一边霸道的嚷道:“不行,哥哥你只准抱我,你不准抱他。”

皇帝四十三岁意外得了这个一个女儿,于这个时代来说算得上是老来得女,皇帝宠她宠得有些过分,几个哥哥与她隔得岁数大,也俱都宠着她,特别是太子,七公主出生的时候他已经成亲了,他的长子比七公主也只小了一岁,更是将七公主更是当做半妹半女儿的疼,所以七公主自小便被宠成了霸王一般的性子。

太子抱着身上这个霸王,看她扭来扭去的抱着他的脖子不许他去抱大皇孙,也不生气,反而宠溺的轻轻拍着他的背,道:“好,哥哥只抱暖儿,不抱沨儿。”

七公主这才满意起来,奖励的在太子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得意的看着大皇孙。大皇孙站在下面看着霸占着父王怀抱的七公主,恶狠狠的瞪着她。只是大皇孙也知道父王宠七公主要远远大于自己,虽生气,却是不敢说什么。

太子妃看到儿子小可怜一般的模样,笑着招手对他道:“沨儿,母妃抱你好不好?”

大皇孙嘟着嘴巴不甘不愿的走到太子妃的身边,对她张开了手。等太子妃将他抱起来后,他对着七公主做了鬼脸,引得七公主也对他做起鬼脸来,然后靠在太子的肩膀上咯咯的笑。

太子含笑看着两个孩子,然后问七公主道:“母妃呢?”

七公主伸手指了指内室门的方向,然后稚声稚气的回答道:“三姐姐和三姐夫又吵架了,三姐姐来跟母妃告状。”说完又求表扬一般的道:“三姐姐一点都不乖,没有暖儿乖。”

太子无奈的笑了笑,他这对姐姐姐夫,向来是将吵架当成乐趣和情趣。

太子抱着七公主,带着太子妃往内室的方向上走去,果然还没进门,便听得自己的姐姐长乐公主正跟母妃告状道:“……母妃你不知道他多可恶,我亲自下厨给他做了一锅汤,亲自端到他书房里给他喝,结果他却嫌我做的汤不好喝。这也就算了,他还说我做的汤不如他家那什么璃儿表妹做得好喝。别以为我不知道,表哥表妹什么的最那什么了,他们两个肯定私下里有了苟且,都将我当傻子哄呢,说不得还想着纳了她做小。被我说中了心思,他还骂我无理取闹。母妃,你给我评评理……”

然后则是楚濂很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无奈的辩解道:“你的汤做得不如表妹,我不也是只喝了你做的吗。但你说我和表妹有私,就真的是无理取闹了,表妹是定了亲的人,表妹和表妹夫自小青梅竹马、两情相悦,这次上京也是备嫁的,这些你都是知道的。何况我自娶了你之后,连丫鬟近身伺候都不让,我怎么可能还看得上别人。”

长乐公主马上指着他道:“诺诺,母妃你看他还骗我,他若不曾喝过他那表妹的汤,又怎么会知道她做的比我做的好喝,还说什么只喝了我做的……”

皇贵妃被这对女儿说得脑瓜儿疼,摸了摸额头开口道:“那你想怎么样呢?让你们和离,另给你找个驸马?”

长乐公主愣了一下,然后看着皇贵妃道:“母妃,别人都说是劝和不劝离,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劝离不劝和了。我和驸马怎么就碍着你的眼了。”

楚濂也是连忙跪了下来,对徐莺道:“母妃使不得,都道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还请母妃手下留情。”

皇贵妃看着他们气了一下,敢情她现在倒成了恶人了。

太子和太子妃这时各抱了一个孩子从外面走进来,太子笑道:“你们又吵架了,这次打算什么时候和好。”说着才又转向徐莺,唤了声道:“母妃。”太子妃跟着在后面行礼,柔声道:“见过母妃。”

皇贵妃看着他们笑了起来,道:“你们来了,可去见过你们母后了?”

太子妃笑着道:“去了,先去了母后那边再过来母妃这边的。”

皇贵妃点了点头,一边吩咐宫女去搬了椅子来一边道:“皇后最近的头风病越发厉害了,你们是亲姑侄,又是当儿媳妇的,你常进宫来看看她。”

太子妃道了一声是,然后随着太子一起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长乐公主和楚濂这时候也站了起来,她在太子妃这个弟媳妇面前要脸面,不肯再在母妃面前告状。

皇贵妃问起东宫的事情来,特别是太子和太子妃还不足一岁大的次子,太子妃一一作答。又问起皇贵妃的身体,再接着谈的便是六皇子的婚事。五皇子于三年前被封为睿王,开府后娶了亲,娶的是楚国公府的四爷朱挺的嫡长女,二人的长子于去年出生。

可是皇贵妃说着说着,却突然看到长乐公主跟驸马坐在旁边在做小动作。楚濂大概是想要去勾长乐公主的手指,可是却被仿佛还生气的长乐公主扭着身体甩开了。楚濂却不放弃,再次去勾,可这次他有所准备,没让长乐公主甩开,反而让他将她整个手都握了起来。长乐公主转过头来瞪她,那眼神似嗔似怒,哪里还像是还在生气的模样。楚濂趁着人不注意,偷偷凑到长乐公主耳边说了句什么,终于引得长乐公主禁不住笑了起来。

这笑声引来太子等人的注意,太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仿佛是在揶揄。而长乐公主和楚濂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然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正经危坐起来。只是楚濂握着长乐公主的手却没有放开。

皇贵妃看着再次脑仁疼,看着他们道:“既然已经和好了,就赶紧出宫去吧。看到你们就烦。”

长乐公主腆着脸笑着对皇贵妃道:“别呀,母妃,女儿好不容易进宫探望你一趟,我还打算陪陪你呢。”

皇贵妃道:“我用不着你陪。”说完挥了挥手,道:“你们赶紧出去吧,别在这里碍我的眼。”

长乐公主又马上又道:“我和驸马准备去景山的温泉庄子上住一段时间,我们将朗儿一起带过去,倩儿还太小不好带,母妃替我带一段时间倩儿吧。”

皇贵妃顺手拿起榻上的杏黄色迎枕丢到她身上,道:“快滚吧。”

长乐公主捡起落在地上的大迎枕,拍了拍灰尘然后放还到皇贵妃的膝盖上,又一边道:“那这样说好了啊,我明天就将倩儿送进宫来。”说着在皇贵妃再次生气前,又马上道:“母妃,别气别气,气多了要长皱纹的,知道你不爱看我和驸马,我们这就出宫去。”说完拉了还想跟皇贵妃道歉的楚濂,两人你侬我侬的出宫去了。

皇贵妃看着气道:“这个闺女生来简直是来气我的,自成亲后,是越发没个样子了。”

太子妃捂着嘴笑了起来,跟皇贵妃笑道:“姐姐跟驸马恩爱,母妃该高兴才是。”

长乐公主跟楚濂小时候便是青梅竹马,大了后成了亲,两人虽然时常有小吵小闹,但也的确是恩爱的,皇贵妃心里不能说不高兴。长乐公主是公主之身,自然没谁能委屈了她,但跟驸马自然要真正两情相悦,日子才能过得真的顺遂。

皇贵妃正想再说什么,外面宫女突然又进来禀报,明王和明王妃来了。

皇贵妃听完看着太子笑道:“你和老三倒是心有灵犀,今天不逢一不逢五,却在宫里碰在了一起。”宫里的规矩,分府单过的亲王和亲王妃每逢一逢五都许进宫向长辈请安,别的时候则是随意。但这长辈却也仅指皇后、生母或养母。明王虽然不是皇贵妃所出,但因小时候在皇贵妃身边养过两年,明王生母又已经去了,往常进宫时候,明王夫妇倒是也会来皇贵妃身边走一遭。

皇贵妃说完,转而又对宫女道:“请他们进来吧。”

宫女屈膝道了一声是,然后便出去了,再进来时,身后便跟了明王和明王妃邓氏。

明王和明王妃看到屋里的太子和太子妃倒是有些惊讶,但也没有惊讶多久,然后明王便继续扶着明王妃走上前来,一同跪下来给皇贵妃行礼,等皇贵妃叫了起,明王再又扶着明王妃站了起来。

屋里的人倒是不觉得他们的行为有什么不妥,明王和明王妃在外向来恩爱,明王宠明王妃在京里都是出了名的,为此王府里连一个侧妃侍妾都没有。而无论皇后还是皇贵妃皆不是明王生母,也不愿扫兴的去指责明王妃,这种时候她这个王妃应该多体贴着明王,而不该让明王这个天潢贵胄来照顾她。但唯一让皇贵妃和太子等人惊讶的时候,却是明王扶着明王妃起来的时候,体贴说的一句:“小心肚子。”,而明王妃则小心的抚摸了一下还平坦的肚子,然后对着明王温柔一笑。

这句话像是惊起了千层浪,让屋里的人都安静的看向明王和明王妃。明王和明王妃成亲五年,恩爱一场,若说唯一的缺憾,则怕就是明王妃子嗣艰难,没有生出个孩子。皇帝担心儿子的子嗣,为此曾想给明王纳两个侧妃,但被明王所拒。

但这都是表面的,明王和明王妃这五年来究竟为何没有孩子,太子清楚,皇贵妃和太子妃也清楚,所以明王这番表现时,才会显得这般的惊讶。

明王像是知道了他们在疑惑什么,也坐实了她们的猜想,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皇贵妃和太子,脸上极幸福的道:“今日儿臣和念儿进宫,本就是要向母后和庶母妃禀告这件事的,念儿昨天晚上被诊出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念儿是明王妃的闺名,明王妃出自景川侯府,姓邓名念。

明王说完话后,明王妃也是垂下头来,脸中羞涩一笑。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太子,极为兄第高兴的笑着道:“那可真是个好消息,你们这里可终于有了消息了,我和太子妃还晚你们几个月成亲,现在我膝下都有三个孩子了,常才人肚子里还有个没出生的小四。你这边却一直没有孩子的消息,不说父皇和母妃等人担心,就是我和太子妃都时时替你着急。”太子如今二子一女,长子和次子皆是太子妃所嫡出,女儿为东宫的一个才人所出。

太子继续道:“现在三嫂有了消息就好,不论这一胎是儿子还是女儿,以后总能再带了弟弟妹妹们来。”

明王笑着道:“就承四弟吉言了。”

而明王妃则悄悄的抬眼看了一眼太子,见他脸上是真心实意的笑,未曾有半点的酸楚或不乐,虽早已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也知道自己不该,但心里仍是微微痛楚起来。

皇贵妃也是真心高兴起来,她这个当母亲的最清楚,少年时的太子和明王妃有过一段两情相悦的时候,可最终太子娶了沈氏女,明王娶了明王妃。

皇贵妃笑着道:“若是你们父皇知道这个消息,定是高兴。”说着吩咐宫女搬两张椅子过来,又叮嘱道:“记得明王妃的椅子上多垫几层软垫。”

太子妃也放下了怀里的大皇孙,走到明王妃身边笑着道:“这敢情好,我还怕洛儿以后没了玩伴,等三嫂的孩子生出来,让他以后和洛儿作伴去。”洛儿是太子妃的次子,如今还不足一岁。

太子妃又继续跟明王妃说着怀孕时候要注意的吃食和事项来。明王妃微微含笑,紧紧听着,时不时的点一下头。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一会之后,太子妃才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来。

正在太子膝上吃着红豆糕的七公主抬起头来,睁着一双圆鼓鼓的眼睛开口问道:“三嫂嫂是不是要生小侄子了。”

太子低下头来一边替她抹掉嘴边的点心屑,笑着道:“是啊,暖儿高不高兴?”

七公主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明王妃又道:“那三嫂嫂你记得将小侄子生得乖一点,可别像沨儿似的,一点都不乖。”说着又抱怨道:“他都不听我的话。”

屋里的人听着她的童言稚语笑起来,唯有大皇孙不满的反驳道:“你才不乖。”说完对她做了个鬼脸。

屋里的气氛因为两个孩子变得其乐融融,皇贵妃询问了一番明王妃的身体,又细细叮嘱了明王妃怀孕时要注意的事,再叮嘱明王孕妇怀孕时情绪容易不好,让他多体贴着点明王妃。

不多久,明王和明王妃便先告辞。太子送他们到门口,然后站在廊下,看着他们渐渐走远的背影,像是高兴又像是怅惘的叹了口气。

皇贵妃从屋里走出来,站到太子的旁边,然后问道:“怎么,心里不舒服。”

太子摇了摇头,道:“不,我很高兴,我比谁都替她和三哥高兴。”这个她自然是指明王妃。

太子大约是猜到皇贵妃在想什么,又开口道:“母妃,我并没有后悔。”

皇贵妃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少年时候的太子和明王妃及明王的爱恨纠葛,她看得比谁都清楚。知子莫若母,她自然知道儿子曾经是对明王妃动过情的,甚至太子妃来说,都未曾得到过太子曾经对明王妃那种最纯粹的不含杂质的感情。

少年时候的萌萌心动,总是美好的。那时候皇帝虽然还没给太子赐婚,但大家早有默契,太子以后是要娶魏国公府女的。她那时候心疼儿子,甚至想过成全了儿子的心意,让他娶了明王妃,她也有把握能说服得了皇帝,至于失去太子妃位的魏国公府,总能在别的地方补偿。若不是明王也心仪明王妃的话,她确实会这么做的。

只是后来,皇帝替明王挑选王妃,明王主动求娶明王妃,皇帝自然知道太子和明王及明王妃之间的纠葛,对明王妃不喜,并未同意,最终却是太子替明王求情,让皇帝准了明王娶明王妃。之后又发生的种种不必说,但结果是明王娶了明王妃,而太子则娶了沈家女。

太子继续望着远处的方向,再次道:“我并没有后悔,母妃。她嫁给三哥会比嫁给我幸福,我心里清楚,我或许喜欢她,可是我心里放得比她重要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说我的储君之位,又比如说我和三哥之间的兄弟之情,可三哥却是全心全意的爱她,三哥比我更喜欢她。她开始的时候或许会恨我,但以后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我替她做的选择是对的。”说着笑了一下,又接着道:“或许不用以后,她现在不就已经渐渐明白,并放下了过去了吗?母妃说过,人不可能总是都得到而没有失去的,像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得到的储君之位,所以她注定便是我失去的,像是三哥失去了许多东西,而她注定是给三哥的补偿。”

皇贵妃正要开口说话,太子又马上打断她道:“母妃也别以为我只是为了三哥,我也有自己的考量。女人有爱便容易生妒,而我注定是不可能只有一个正妃的,与其让她嫁给我,看着我三妻四妾,然后最终慢慢让嫉妒侵蚀了自己,让自己变得面目全非,而我对她的喜欢这样浅淡,等到那时我未必还能喜欢着她,更可能的结果怕是相看生厌。若是这样,我宁愿让年少时候美好的记忆停留在回忆里。而她或许能做一个很好的妻子,但却并不适合做一个太子妃,我需要的是一个像母后那样,心里或许不爱我,但却能不嫉不妒,替我打理好内院,让我心无旁骛专心外面的妻子。而太子妃很好。”

他顿了顿,继续道:“说来还是我对不起她,当初我明知道不可能娶她,就不该引得她来喜欢我。”

皇贵妃叹了口气,对他们曾经的那一段不予评价,转而说起道:“既然你既然能想通,也娶了太子妃,那边对太子妃好点,太子妃是个好女人。”

太子笑着道:“我一直知道太子妃是个好女人,也一直对她不错啊。”

皇贵妃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虽是自己的儿子,但也不得不承认,心里装着天下的男人,是不可能分出多少爱来给女人的。不错,若从表面看,他让太子妃先生下嫡长子和嫡次子,东宫虽然有几房侧室,但俱都是皇帝所赐,他不曾宠爱妾室来打太子妃的脸,东宫的后院也全然信任的交给太子妃来打理,太子妃在东宫的地位一直稳固。表面看他对太子妃确实够好了。但她希望儿子能将太子妃放在心里边,他却觉得只要给太子妃尊重和信任便足够了。

皇贵妃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而道:“走吧,进去吧。”说完先抬脚进了屋里。

屋里七公主和大皇孙正站在小榻前,一人拿了一块糕点正在说着什么,七公主指着大皇孙手里的糕点对大皇孙道:“我想吃你这一块。”

大皇孙是个大方的人,伸手便将手里的糕点递到七公主的嘴里,七公主咬了一口,然后大皇子问她:“好吃吗?”

七公主点了点头,接着又将自己手里的糕点也递给大皇孙,道:“我的也给你吃。”

七公主的糕点已经被她咬得跟被老鼠啃过了一样,边上还可以看得到她的口水,大皇孙也不嫌弃,张口咬了一口,然后两人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眉眼弯弯的对笑了起来。

皇贵妃看着他们也不由笑了起来,两个四五岁的孩子玩在一起,虽是姑侄,但自小就是玩伴,吵架打架的时候是真的吵和打,有时候为了一个玩具都能各自生气不理对方好几天,但要好起来也是真的好,吃块糕点都会想着给对方留一份。

大约是听到皇贵妃进来了,七公主转过头来,眼睛亮亮的看着皇贵妃,接着便扑了过来,喊了一声:“母妃。”

皇贵妃伸手扶住了她,喊了一声“小心”,七公主则是迫不及待的道:“母妃,我听说沨儿等一下要跟哥哥回东宫去了,我也跟沨儿去东宫住好不好。”

大皇孙也跑过来跟着道:“是啊是啊,皇祖母,你让姑姑跟我一起回东宫去。”说着拍拍小胸脯道:“我会照顾他的。”

东宫是自己亲儿子的地方,皇贵妃没有不放心的。太子和如今被封为睿王的五皇子都成了亲分了府,睿王娶的是楚国公府朱挺的嫡女,七公主时不时的也都会去两个哥哥府里住上几天。

徐莺笑着对她道:“这个要问过你父皇才行。”

七公主拍拍小胸脯道:“只要母妃你答应就成,父皇我来搞定。”

皇贵妃看着她大言不惭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不过七公主确实也有这样的底气,皇帝四十三岁得了这个小女儿,宠爱得更什么似的,任予任求,恨不能将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她。七公主三岁的时候皇帝抱着她去上朝,正巧有个臣子递了折子上来,三公主不懂事,将折子抢过来呼啦啦的撕了。朝堂上的朝臣看着顿时一顿安静,结果三公主感觉到气氛不对,张口哭了起来。皇帝舍不得责怪女儿,反而将朝臣骂了一顿,怪他们吓着了七公主。

徐莺拿了帕子替她擦了一下嘴巴道:“只要你父皇同意就成。”

######

而在另一边,正和明王一起出宫的明王妃回头看了一眼玉福宫的方向,想到太子今日的态度,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

原以为早已经能够自如的面对他了,再见时便是再平常不过的叔嫂,可等见到时,心里仍是忍不住会有微微的痛楚和怅惘。

他是真的不喜欢她吧,要不然知道她怀孕后又怎么会表现得这么高兴。其实这早已是一惊预料到的结果,若他喜欢她,当初又怎么会亲手将她推给明王。在他心里,她终是比不上自己的兄弟。

明王妃想起了以前。

小时候常听兄长夸赞他,她听得多了,便对这位连兄长都佩服的皇子产生了好奇。后来有一次,她换上了男装在自家前院的马球场里打马球,那时还只是普通皇子的他来找兄长。她自小练武,一杆马球打得并不比兄长差多少,她对他好奇,拿了马球杆要和他比试。

可最终他赢了她,一杆马球杆从她头上挥过,抢走了她打出去的马球,她惊吓之下从马上落下来,是他从马上跳下来抱住了她,手正好摸中她已经开始发育的胸部,然后他惊讶的问道:“女的?”

可是那一瞬间,她却忘记了说话和羞涩,至死眼睛睁睁的看着他。

他打败了她,他救了她,然后他变成了她心里的英雄,自此她喜欢上了她的英雄。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以为他也是喜欢她的。他常常跑来景川侯府找她,他送她贴身的玉佩,他送她簪子,他为她找来她想要的棋谱和琴谱,他让她扮成男人的模样带她去千景山上跑马……这一切,她都以为是他喜欢她的缘故。

她不是不知道他以后是要娶魏国公府的女儿的,她想拒绝他走进她的心里,哥哥也劝她不要喜欢他,否则伤的会是自己。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飞蛾扑火一般,仍是喜欢上了他。

她没有多想过他们的未来,她大约有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里。爱情浓烈的时候,总是会义无反顾的,她极偶尔的会奢想,或许他会娶她。他和沈家女的亲事虽是大家的默契,但毕竟没有抬到明面上来说,她奢望着他会为了她反抗这一次。魏国公府可以给他助力,景川侯府一样可以。

她并不喜欢当太子妃,更不想要和许多女人分享一个丈夫,可是如果是他,她愿意试一试。她拒绝家里给自己相看的亲事,只等着他许她一生一世。

可是自己所有的少女情意,终是绝望于十六岁的那一年。那一天皇上替明王挑选王妃,明王主动向皇帝求娶她。皇帝初时并没有同意,却是他替明王向皇上说了话,一道圣旨下来,她成了明王妃,成了他的三嫂。

倘若当时的赐婚并不是他所促成,她想他不会恨他。景川侯府不能抗旨不遵,她也终会嫁给明王,将自己的情意埋葬在心底,然后认命的做明王妃。可却是他将她推给了明王,所以她恨他。

赐婚之后她问过他为什么,她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原因能让一个男人将自己喜欢的女人推给另外一个男人,哪怕这个男人是他的兄弟。可是她得到的回答却是,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她,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因为知道明王喜欢她,所以看在兄弟的面子上对她比别人好一点而已,却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误会。

那一刻,所有的难堪汹涌而至,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切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而已。可是这份难堪,永比不上自己心里的伤心和绝望,然后这份伤心和绝望便变成了恨意。

之后她病了一场,她心里大约存了报复他的念头,然后遵照圣上的旨意,装作高高兴兴的嫁给了明王。可是成亲之后她便后悔了,倘若他不喜欢她,就算嫁给明王他也不会在意,最终报复的也不过是自己而已。可是这个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可吃,若是可以后悔,她便宁愿从来不认识他。

而后悔又能怎么样呢,圣上赐婚,哪怕她不愿意,她也不能任性的不顾家族安危抗旨不遵。

所到底,从他将她推给自己兄长的那一刻开始,她便失去了选择的权利。他代她,不顾她的意愿,代她做出了选择。

新婚之夜,火红的龙凤烛照着喜庆的婚房,红色鸳鸯绣锦被,红色的轻纱帐,一切都是红色的喜庆的,可她感觉不到幸福,反而觉得悲凉。

新郎来解新娘子的衣裳,她抓住新郎放在她嫁衣上的手,然后哭了,仿佛是将这么久以来的忍着的眼泪都哭了出来。所幸明王算得上是好人,他并没有勉强她,只是对她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会对你好的,爱你珍视你,比得过任何一个人,你以后便会知道。”

而后他们同榻而眠,却未做什么。等第二天的时候,他割了自己的手指躲过了宫里麽麽对元帕的检验。再之后,他在王府最经常来的还是她的院子,但他却在她的院子另布置了一间寝室,然后与她分房而睡,这一分便是五年。

他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对她很好很好,好得令她愧疚。哪怕这五年来她对他并不热情,他依旧待她如初。这世上没有人能长时间的对着心爱之人的冷脸而不被伤,可他却坚持了五年。

这五年里,他拒绝了皇上赏给他的妾室,拒绝纳侧,替她遮掩这五年来来自宫里为什么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孩子的询问。

而她也确实渐渐被他感动了,然后他们有了现在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哥哥说,她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比起太子来,明王才是更好的归宿。不要轻易挥霍他对她的珍惜和爱,否则总有她后悔的时候。

她想,是的,她已经将这份珍惜和爱挥霍得太久了,现在该是她放下过去,珍惜身边人的时候。

她收回心思,然后便看到丈夫的手搭在她的手上,然后柔声问她道:“累了吗,如果累了你便在我肩膀上靠一靠。”

她对着他笑了笑,然后道:“有点。”然后便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个肩膀温暖而令她觉得安心,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便真的睡着了。

等她再醒来,已经是傍晚的时候,正躺在明王府自己的卧室里。

宫女扶了她起来,然后问她道:“王妃,你要不要喝点粥,王爷怕你醒了会饿,一直让小厨房开着火。”

她想说不饿,但想到肚子里的孩子,终是点了点头。

宫女端了粥来给她吃吗,她用过之后,接着便去了自己的寝室,从梳妆台下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匣子来。

将匣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碎掉的玉佩。她将玉佩拿起来在手上摩挲着,然后垂下了眼。

这是她十三岁生辰那年,太子送给她的生辰礼物。那本是他贴身戴着的,后来送给了她,她便细细珍藏的戴在自己的脖子里。

再后来是知道他促使皇上给她和明王赐婚的时候,她将玉佩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下来,然后当着他的面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碎玉断情,碎玉断情。

她那时候摔得决绝,可最终等他走后,她却又还是将这枚碎掉的玉佩找了回来。这情她断得并不干净利落。

她叹了一口气,然后将玉佩放回匣子里,然后将匣子递给身边的宫女,道:“随便找个地方将这匣子埋了吧。”

这份利落迟了五年,终是到了断干净的时候。这份情意,从来都是她的独角戏。可是一个人的戏太寂寞也太伤人心。

可是这一切都结束了,她会将曾经的那份感情随着这匣子也一起埋藏起来,然后将另一个她早该珍惜的人放在心里。

她从屋子里走出来,正好看到明王身边的太监,便问他道:“王爷去哪儿了?”

太监说了一个地方,她去了他说的地方,一推开门,一眼便看向明王泡在一堆木屑里,手里拿着一个刨子在木头上刨着什么。

她奇怪问他道:“你在干什么?”

明王看到他,连忙放下手上的刨子,拍了拍身上的木屑,过来扶她道:“你怎么来了,这里乱糟糟的?”说着扶着她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她看着屋子里的情形,再次问了他道:“你这是再干什么。”

明王这才哦了一声,然后笑着道:“哦,我想给我们的孩子做张小床。”说着摸了摸她还平坦的肚子,接着道:“虽然他还有八个月才出生,可是我迫不及待想要为他做点什么了。”

她看着他的手,他的手上还有一些小的伤口,有血从伤口上渗了出来,大约是刚才做木工的时候伤到的。明明是天潢贵胄,却自己拿起刨子来做木匠,只是为未出生的孩子做一张小床。她若说不感动是假的,她的眼睛有些湿润起来。

她将他的手拿起来,用帕子擦拭着上面伤口上的血迹,然后道:“孩子一定会很高兴,有你这样的父亲。”

说着将脸放在他的手掌上,眼中氤氲着雾气道:“得夫如此,夫复何求。”

明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笑着道:“不,该是得卿如此,夫复何求才是。你不知道,我有多感激四弟将你让给了我。我一直以来都羡慕四弟,可唯一不羡慕的,便是我娶了你。”

他永远记得,那时候母妃刚刚去世,他还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在颓丧之中。那一天她陪母亲进宫来探望佟太妃,大约是她母亲和佟太妃有话要说,便让宫女带了她在御花园里赏景。

他还记得御花园里百花烂漫,蝴蝶飞舞,她站在百花丛中,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衣裳,手上拿着一枝杏花。可是这御花园里最美的花,却及不上她这一抹艳色。

他看着她,然后便像是脚下被黏住了一般,然后再走不得路。而她后来也发现了他,然后有些惊诧的问他道:“你是谁?”

可他却看着她,明明想要说话,但却像是傻了一般,手足无措起来,“我”了好半天,却没有再说出一个字来。

而她大约也是猜到了他的身份,突然笑起来,有些大胆的道:“外面都传三皇子聪慧无双,但没想到却是个呆子。”

她的笑容飞扬而灿烂,就跟她手上的杏花一样,让人可以感染到她的高兴,让他一直颓丧的心,如同照入了暖阳,也跟着明媚起来。

他一直知道她喜欢的是四弟,他曾经不顾她的心意勉强她嫁给了他。他想,只要他对她足够好,她总是会被他感动,然后像爱上四弟一样爱上他。

等待的时间虽然有点久,可是终是,让他等到了她。

他伸手抱住了她,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胸前。

外面是个阳光晴朗的好日子,鸟语花香,有鸟声从窗户外面传了进来。

他对她道:“等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带着孩子一起踏青去。”

她笑了笑,道:“恐怕还不行呢,明年这个时候孩子还太小,不好出门的。等后年,我们就可以一起带他出去了。”

《皇妾》无错章节将持续在2018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2018小说!

喜欢皇妾请大家收藏:(www.2018xs.com)皇妾20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皇妾最新章节 - 皇妾全文阅读 - 皇妾txt下载 - 姚桉桉的全部小说 - 皇妾 2018小说

猜你喜欢: 我有一千张面孔氪金女仙我玩的游戏成真了一品龙妃在逃生游戏里扌……前任和我一起重生男配求你别黑化一点不科学修仙不如跳舞我在虐文做海王画劫重生之宿敌周公的任务天涯客乙女的上升法则[综武侠]刀剑红颜录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年长者的义务病娇战神得哄着朋友,海王了解一下娇藏穿越之带着百度去种田拯救恶毒女配(gl)燕京闺杀(破案)宠妃的演技大赏凡女逑仙之灵界篇
完本推荐: 毒手鬼医:腹黑世子宠狂妃全文阅读重生小娇妻:寒少,慢点撩全文阅读噬元无极全文阅读至尊小农民全文阅读透视小神农全文阅读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全文阅读原始兽妻生存记全文阅读诸天万界的武者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龙阙全文阅读位面源代码全文阅读豪门小俏妻全文阅读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全文阅读无限之强化全文阅读洪荒混元仙君全文阅读我的狐仙老婆全文阅读重生校园:天下男神皆炉鼎全文阅读茅山捉鬼人全文阅读神级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读末世逃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塑千禧年代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妖妖不可欺嫡长女她又美又飒永恒圣王仙丹给你毒药归我超神学院之异能者屑王之子一人得道新顺1730洪荒:签到百年,我大道身份被云霄曝光了小阁老奸臣之妻超神宠兽店伏天氏摄政大明求生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在柯南世界的悠闲生活君子与鬼神捕从加点开始大唐女仵作特种兵之铁血军神玄天龙尊我在明末有套房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在第四天灾中幸存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诸天降临之主绿龙博士

皇妾最新章节手机版 - 皇妾全文阅读手机版 - 皇妾txt下载手机版 - 姚桉桉的全部小说 - 皇妾 2018小说移动版 - 2018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