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018小说 >> 日月风华 >> 第八七六章 公堂对证

第八七六章 公堂对证

午后时分,京都府的大堂却是一片肃杀气氛。

秦逍来到大堂的时候,立时便看到了坐在大堂左排的渤海官员们,渤海正使崔上元居首,其下便是副使赵正宇,一排七八名官员在秦逍进入大堂的那一刻,都向秦逍投来怨毒的目光。

大堂右边一排,也都是老相识,居首是刑部堂官卢俊忠,下面是大理寺卿苏瑜,苏瑜下手的两名官员秦逍却不认得,不过京都府尹夏彦之也在这一排坐了。

卢俊忠看也不看秦逍一眼,似乎是在闭目养神,苏瑜却是对秦逍微微颔首,那两名陌生的官员也都是对秦逍报以微笑。

跟在秦逍身边的唐靖则是小心翼翼道:“爵爷请坐!”

大堂正中,放了一张凳子,这自然是为秦逍安排。

秦逍扫了众人一眼,竟是一言不发,转身便走,身后立刻传来赵正宇的声音:“哪里走?”

秦逍回过头,盯住赵正宇,冷笑道:“本官在大唐的土地上往哪里去,关你一个渤海人屁事。”

“秦少卿。”苏瑜咳嗽一声:“圣人有旨,今日三堂对质,要弄清楚渤海世子被杀一事,你坐下来听听。”

秦逍摇头道:“大人,恕下官不能留下。”

“秦逍,这是圣人的旨意。”卢俊忠冷着脸,没好气道:“对质还没开始,你掉头就走,是要抗旨吗?”

秦逍淡淡道:“卢部堂别急着给本爵爷扣帽子。”指着那张凳子问道:“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卢俊忠一怔,皱眉道:“这还是几位大人好心给你设座,你若不想要,可以撤掉,你站着说话。”

“笑话。”秦逍冷笑道:“坐上这个凳子,是不是就代表我要接受审讯?这是对囚犯的待遇,不知我犯了什么罪,要受此待遇?”

“你.....!”赵正宇气急,指着秦逍道:“你杀了世子,还不是大罪?”

“我和你说话了吗?”秦逍看也不看他一眼,倒是翻了个白眼。

坐在苏瑜下手的那名官员却已经和声道:“秦爵爷,今日确实是受了圣人的旨意,大家当面说清楚世子被杀一事。在结果出来之前,没人敢定你得罪,你稍安勿躁。”

秦逍见此人年过六旬,和颜悦色,拱手道:“老大人是.....?”

“这位是礼部堂官钱部堂!”苏瑜介绍道。

礼部是第一个派人探望自己的衙门,背后自然是钱部堂主持,秦逍顿时起敬,恭敬行礼,钱步堂微微颔首,道:“今日是国相主持,有什么问题,等国相到了你可以提出,不用着急。”

话声刚落,就听得侧门有人大声道:“国相大人到!”

在场所有人,包括渤海使团的官员们也都起身来,随即看到大唐国相夏侯元稹从后面走出来,面带微笑,抬手道:“大家都坐下。”在大唐的主审位子坐下,含笑道:“圣人有旨,今日要弄清楚渤海世子被杀究竟是谁的责任。刑部、大理寺、礼部和鸿胪寺......还有渤海使团的官员们也都来了。本相受圣人旨意,主持今日会议,不过本相不偏不倚,是非对错,你们自己说出个结果。”

崔上元已经起身向国相拱手道:“国相大人,贵国官员秦逍,在擂台之上杀死鄙国世子,所有人都看见,还请贵国将此人交给我们渤海使团带回!”

“不急!”国相微笑道:“先坐下。”看向秦逍,道:“秦逍,你也坐下。”

“国相大人,下官正要向您禀明。”秦逍抬手指着凳子道:“这里是京都府大堂,三堂对证,下官坐在这张凳子上,立时就成了嫌犯,所以这张凳子,下官无论如何也不会坐。”

国相皱眉道:“那你想如何?”

“既然是对证,那就面对面说清楚。”秦逍指了指大唐官员那一排,“还请国相能在那里添一把椅子,下官和渤海人当面说清楚。”

“你是杀人凶手,有什么资格与我们对面争辩?”赵正宇冷笑道。

秦逍笑道:“荒谬,什么时候轮到渤海人给大唐的官员定罪?这叫僭越,在我大唐是大逆不道之罪。”

赵正宇一怔,礼部钱部堂已经起身向国相躬身道:“国相,下官直言,今日聚集诸部官员在此,就是为了弄清楚一个结果,在结果出来之前,确实不能先入为主以凶手对待。如果最终结果表明秦少卿确实是故意杀人,那就依照大唐律,该怎么惩处就怎么惩处,在此之前,下官以为必须要以大唐官员的身份对待。”

“下官和钱部堂同样的意思。”苏瑜立刻起身。

钱部堂下首是鸿胪寺卿,紧随其后起身拱手:“下官附议!”

“下官也附议!”夏彦之也立刻起身。

刑部卢俊忠犹豫了一下,终是起身道:“下官附议!”

渤海众官员都是面带愤怒之色,国相微微沉吟,才向渤海众人道:“诸位,本相也以为在结果出来之前,不应该直接以凶犯对待秦逍。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圣人的旨意,大家把事情说清楚,有了结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等渤海人说话,吩咐道:“给秦逍添一把椅子。”

立刻有人在夏彦之下首添了一把椅子,秦逍这才整理了一下衣衫,走过去一屁股坐下,似笑非笑看着对面一个个对自己怒目而视的渤海官员。

“渤海使团向圣人状告大理寺少卿谋杀渤海世子。”国相气定神闲,平静道:“秦逍,你怎么说?”

秦逍拱手道:“回禀国相,公道在人心,许多事情不辩自明,下官觉得没必要多说。”

“你是无话可说。”赵正宇显然是渤海使团这边的主力,厉声道:“你一刀穿肠,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世子,众目睽睽,罪恶滔天,当然无话可说。”

秦逍笑道:“渊盖无双杀害柳振全的时候,却不知你们为何不说你们的世子罪恶滔天。”

“两件事情完全不一样。”赵正宇道:“世子是比武的时候失手杀了柳振全,生死契也签了,后果自负。”

秦逍从怀里掏出那日签下的生死契,在手中挥了挥,笑道:“如果是生死契,我这里也有。”

“你并非失手。”崔上元终于开口道:“你一刀穿肠,那是铁了心要置世子于死地。”

秦逍握住生死契,淡淡道:“众所周知,渊盖无双练了外门功夫,全身铜皮铁骨,我要胜他,只能找到他的薄弱罩门。如果我不使出那一招,就无法取胜,比武较量,本就要分出胜负,就像你们的世子杀害柳振全是为了赢,我迫不得已一刀穿肠,也是为了取胜。”

“如果只是一刀毙命,有生死契在,我们也不会追究。”崔上元冷冷道:“可是所有人都看到,世子失去抵抗能力后,你继续在他身上砍了数十刀,如果致命一刀是比武时候的无奈之举,那么接下来那几十刀,你如何解释?”

大唐官员除了卢俊忠面色平静,眼眸之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其他几人却都是面色凝重。

崔上元这句话确实大有道理。

一刀致命可以解释,但接下来那几十刀,分明是蓄意谋杀了。

“秦逍,这次设擂比武,不是为了你死我活。”卢俊忠咳嗽一声,缓缓道:“这起事件,本官也十分清楚,如果只是那一刀致命,谁也挑不出你的理,可是你在世子倒地后继续出刀,而且不是一刀两刀,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说你是蓄意谋杀,也不是没有道理。”

其他几名官员都皱起眉头,心想血阎王对秦逍果真是恨之入骨,以他的狡猾,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这种时候最好不要多说什么,可他却偏偏为渤海人说话,分明是想置秦逍于死地。

怨恨使人昏聩,看来血阎王却是因为怨恨昏了头。

秦逍却是含笑向卢俊忠问道:“卢部堂,你看过渊盖无双的尸首?”

“世子被杀,虽然案子没有交到刑部手里,但本官掌理刑名,当然有必要去看看,同时也要向渤海使团表示慰问。”卢俊忠淡淡道。

昨日往京都府探望秦逍的人络绎不绝,不过却也并非所有衙门都跑过去,刑部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人前往探望,却原来是跑到四方馆去看死人了。

秦逍镇定问道:“卢部堂既然看过尸首,不知道能否确定世子是死在哪一刀?”

“何必明知故问。”卢俊忠叹道:“自秽处入肠,就是大罗神仙也活不了。”

秦逍道:“所以世子肯定是死在那一刀?”

“不错。”

“国相,诸位大人。”秦逍起身拱手道:“擂台比武,渤海世子的武功远在下官之上,其护体神功刀枪不入,如果找不到世子的弱点,想要取胜,几乎是痴人说梦。此前世子斩杀了柳振全,下官心中当然害怕,若是无法取胜,只怕要死在世子刀下,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冒险一试,只是觉得秽门处十分薄弱,可能就是罩门,所以才出刀,那一刀只是为了破除护体神功,绝无杀人之心,但力道掌握不好,这才失手杀死了世子。”

卢俊忠皱眉道:“没有让你解释第一刀。先前就说过,如果只是那一刀,没人追究。”

“不错,如果只是那一刀,我们不会追究。”崔上元立刻道。

秦逍郑重其事道:“诸位大人也都听明白了,一刀穿肠,是擂台失手,渤海使团不会追究,也没人会治我的罪。”

“说的是后来那几十刀。”卢俊忠冷冷道。

秦逍淡然一笑,问道:“敢问卢部堂还有渤海使团的诸位官员,除了穿肠的那一刀,其他三十几刀是否致命?问的更直接一些,那三十几刀中,可有一刀能取世子的性命?”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一怔。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此后的三十多刀,都是皮肉伤,而且全都避开要害处。”秦逍直视崔上元,缓缓道:“换句话说,那几十刀之中,没有一刀能杀死世子。诸位如果怀疑,可以请紫衣监的官员前往查验。紫衣监高手如云,每一道伤口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尸首上,是否致命,他们都能查的一清二楚。”微微一笑,道:“不过我想也没有这个必要,因为方才包括渤海使团的大人们也都确定,世子是被穿肠一刀所杀,这就是真正的死因。”

大理寺苏瑜眼中划过光芒,微微颔首道:“这样一来,事情也就清晰了。致命一刀是在比武的时候失手,所以不能以此追究秦少卿的罪。接下来的几十刀,却没有一刀致命,所以更不能说秦大人有意谋杀。”

渤海使团的官员们一个个都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夏彦之嘴唇微动,想要说话,但眼角余光瞥了卢俊忠一眼,终究是不敢吐出一个字。

“大人英明!”秦逍向苏瑜拱拱手:“致命一刀有生死契存在,属于擂台较艺失手,所以不能给下官定罪。而其后无一刀致命,也就不存在杀人,下官自然谈不上蓄意谋杀。”

“不对。”崔上元万没有想到秦逍竟然如此辩驳,急忙道:“你若无杀人之心,为何还要连砍数十刀?”

“阁下没有在擂台上,不知比武较量的心情。”秦逍苦笑道:“面对世子这样的高手,我怎敢有丝毫的疏忽?虽然一刀穿肠致命,但下官当时身处其中,并不知道那一刀给世子造成了致命的伤害。万一那一刀没有破解世子的护体神功,世子再次出手,我万万不是敌手,必败无疑。在那种情势下,我紧张无比,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世子失去行动能力,所以那三十刀不是为了杀人,而是希望能让世子无法再出手,这样我才有可能取胜。”

礼部钱尚书颔首道:“礼部的周侍郎当时就在现场,据他所言,莫说台上比武较量的人,就算是在台下观战之人,那手心里都是汗,紧张无比。秦少卿在无法确定世子失去行动能力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让世子无法还手,这也倒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大理寺卿和鸿胪寺卿俱都点头,深以为然。

赵正宇急忙道:“这是他在狡辩。他杀害世子之后,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台下的百姓大声宣扬,说是要讨还公道,这是什么意思?仅此一句话,就证明他登台之前就已经蓄意杀害世子。”

“这个问题很好。”秦逍点点头,问道:“敢问贵使,有传言说你们的世子自踏入大唐境内之后,诱骗三十六名百姓与他比武,却都死在世子刀下,不知是真是假?”

“当然是污蔑。”崔上元冷笑道:“那些人都是自愿与世子比武,何谈诱骗?”

秦逍笑道:“我也不相信。世子武功高强,以他的实力,诱骗连杀猪都费劲的百姓比武,那是绝无可能。除非是禽兽不如、嗜杀成性、有人生没人养、祖宗八代都是猪狗不如的东西,才可能干下这样龌龊的事情,但世子肯定不是这样的人。”

渤海官员们脸上青一块白一块,都是咬牙切齿。

“既然世子不是故意杀人,所谓的讨还公道,当然不是杀死世子为那些人报仇。”秦逍坐正身子,缓缓道:“那些人肯定是自愿与世子比武,但却都死在世子的刀下,这就让大唐的尊严受损。如果要讨还公道,就只有一个办法,在擂台上打败世子,如此才能挽回大唐的尊严。在下不才,虽然知道技不如人,但拳拳爱国之心不比任何人差,明知登台九死一生,但为了我大唐的尊严,却希望在擂台上击败世子,虽然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不过却也是尽力而为。”

“说得好!”苏瑜忍不住叫好,礼部尚书和鸿胪寺卿也都头来赞许的目光,夏彦之两只手微抬,差点准备拍手叫好,好在及时反应过来,不动声色收起。

秦逍看着渤海官员们,正色道:“诸位听清楚了,本人是要登台击败世子讨还公道,不是杀死世子为百姓报仇,这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崔上元和赵正宇都是嘴唇微动,却都没能发出声音。

国相镇定自若,抚恤问道:“贵使可还想说什么?”

“国相大人。”崔上元盯住国相,缓缓道:“设擂比武,应该不是这样的结果,世子意外死在秦逍的手里,他巧言善辩,将罪责推的一干二净,国相难道不该为我们做主?”

他的目光变得异常锐利,直视国相眼睛。

国相面不改色,淡淡道:“圣人正是想此事有个公正的结果,才召集诸部官员,在此双方对证。”深邃的眼眸却显出冷厉之色:“你们如果能够提供秦逍蓄意谋杀的证据,朝廷当然要治他的罪,如果拿不出来,难道要让朝廷构陷无辜?”

崔上元似乎被国相那冷厉的目光震住,不敢对视,低头道:“可是.....!”

“崔大人,这样的结果,谁都不想看到。”苏瑜叹道:“世子过世,大唐十几名少年俊杰死的死伤的伤,若早知是这样的结果,这场擂台比武不办也罢。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也就无法改变。世子的死,我们也是很悲痛,但确实不能以此判定秦少卿蓄意谋杀世子。今日三法司的官员都在这里,本官代表大理寺表个态,根据目前所有的证据以及秦少卿的陈述,大理寺认为秦少卿无罪。”

“京都府是什么意思?”国相微一沉吟,看向京都府尹夏彦之问道。

夏彦之起身来,有些忐忑,看了看苏瑜,又看了看卢俊忠,随即看了看秦逍,吞吞吐吐道:“回禀国相,下官以为......其实秦少卿应该真的不存在杀人之心,不过世子确实死在秦少卿的刀下,这个......不过致命一刀是为了破解世子的武功,双方签了生死契,那个.....!”

国相沉声道:“你是京都府尹,今日双方的陈述十分清楚,你难道没有结论?”

“秦少卿无罪!”夏彦之脱口而出。

卢俊忠瞥了夏彦之一眼,国相似乎不耐烦看夏彦之,直接问道:“卢部堂,你是什么结论?”

卢俊忠起身来,拱了拱手,犹豫一下才道:“回禀国相,秦逍的陈述,似乎确实可以解释,他应该.....唔,应该不是故意杀人。不过事实的情况是,世子确实因他而死,我大唐和渤海睦邻友好,此番渤海使团出使大唐,更是为了两国加深情谊。秦逍杀了世子,却也是让两国之间出现了不愉快的事情,对两国的友好存在影响.....!”

“卢部堂,恕我直言,你这话扯的有些远了。”苏瑜脸色有些不好看,淡淡道:“今日诸部官员前来,是决断秦少卿是否故意杀人,两国的情谊,不在今日议论之列。”

鸿胪寺卿难得开口道:“如果因为擂台比武失手误杀就伤了两国和气,世子被杀之前,导致一人死在擂台上,十几人残废,这难道不是伤了两国情谊?既然摆擂,而且签下生死契,就存在被杀的风险,无论是世子还是登台挑战的少年,事先都应该有准备,结果如何,都不应该成为两国交好的障碍。”看向对面,道:“想必贵使也是如此认为。”

崔上元冷着脸道:“如此说来,你们是判定杀害世子的凶手无罪?如果是这样的结果,传到渤海国内,无论是大王还是莫离支,还有我渤海国数百万子民,都会对此表示愤怒。”

“你是在威胁我们?”秦逍冷笑道:“难道在你们眼中,我大唐亿兆百姓会害怕威胁?说句不好听的话,有些人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非要敲打敲打才知道天高地厚。”

渤海众官员都是变色,国相冷声道:“秦逍,休得多言。”向渤海使团众人道:“今日的对证,有文吏一字不差记录下来,最终如何决断,还是要请圣人的旨意。诸位可以先回四方馆歇息,圣人有了决断,自然会告知你们。”

崔上元扫了大唐几位官员一眼,目光最终落在秦逍身上,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赵正宇等人也都是恼怒不已,跟随在崔上元身后,一个个拂袖而去。

“秦逍,圣人最终的决断下来之前,你还在京都府待着。”国相起身道:“许大人,你是鸿胪寺卿,渤海使团那边还要安抚,你多往那边去,劝劝他们不要因此伤了两国的和气。”挥手道:“都散了吧!”

----------------------------------------------------------------------

ps:两更一万一,相当于平时快四更了,我没有偷懒,依然是当初那个少年!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www.2018xs.com)日月风华20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日月风华最新章节 - 日月风华全文阅读 - 日月风华txt下载 - 沙漠的全部小说 - 日月风华 2018小说

猜你喜欢: 三国我为皇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大唐逍遥驸马爷朕又不想当皇帝邪龙狂兵新书三国之双曹争雄亡朝不过如此韩四当官寒门崛起寒门宰相替天行盗重生之战神吕布皇权大唐承包王这个大明太凶猛我的大明新帝国唐朝贵公子脸谱下的大明极限保卫我的帝国直播之我的大唐不正经回到古代做主神抗战之超级红警覆汉三国神隐记
完本推荐: 悬命游戏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野心家全文阅读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全文阅读房产大亨全文阅读我的漂亮女同事全文阅读无限之轩辕天子剑全文阅读春日宴全文阅读(快穿)富贵荣华全文阅读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承包大明全文阅读教祖全文阅读最强医生全文阅读大佬都爱我 [快穿]全文阅读妙妙[快穿]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全文阅读独家蜜婚全文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无限进化之末日帝皇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王大唐逍遥驸马爷贵婿临门凌云小说封神:人在朝歌,皇宫签到六十年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灌篮高手之称霸全球反派大佬的农家媳逆剑狂神网游之风华若逸人到中年:青云直上哥哥女装替我上学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山村小女婿大唐第一逆子霸天武魂休了那个陈世美开局就杀了曹操青莲之巅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最强反派系统银河系殖民手册暗黑破坏神之毁灭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快穿之养老攻略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日月风华最新章节手机版 - 日月风华全文阅读手机版 - 日月风华txt下载手机版 - 沙漠的全部小说 - 日月风华 2018小说移动版 - 2018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