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018小说 >>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 >> 第25章 朝露之城(7)

第25章 朝露之城(7)

又过两日,姜平与魏老大都已下葬,魏紫收拾了包裹,便准备离开。她外表柔弱,未想一打定主意,竟是这般迅速坚决。也同是这一日,魏英华即将被施以家法。魏紫特意起早离开,她对叶云生说,尽管魏英华杀死其父,但毕竟二人一起长大,不愿看着他身死。

离开小村那一日,魏紫并没有要魏梦送行,她说魏梦年少柔弱,徒增伤感,姐妹二人只是在家中相别。魏家人禁止出谷,因此魏紫实是偷偷离去,而前来送行之人,也只有龙昌河一人而已。

魏紫身穿重孝,发上别着一根珍珠银簪,正是她与叶云生初次相见时别的那一根。只是簪虽相同,心态却已与当时大不一样了。

叶云生站在她身前一步,与龙昌河拱手告别,他对这位昔年的侠盗颇有好感,临别前忍不住问道:“龙先生,您当真不愿再回到江湖么?”

龙昌河“呵呵”一笑:“叶小哥,你看我有多大年纪?”

叶云生一怔,龙昌河满脸虬髯,形貌威武,但却也看不出他究竟年纪几何,他试探着问道:“看您样子,似乎已过知天命之年。”

龙昌河哈哈大笑:“五十?叶小哥,你少说了二十年!”

叶云生吃了一惊,却听龙昌河道:“我已经是这个年纪,在这里也住得惯了。罢了,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呢?”

叶云生见他神态自然,这番言语发自内心,便也不再劝,拱一拱手道:“龙先生,别了。”

魏紫挽着小包裹站在他身旁,半低了头,只是一语不发。龙昌河叹道:“去吧,君子堂的人我信得过,倒也不说什么好好照顾之类的空话了。”

就在三人即将分手之时,外面忽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雨丝初时细微,但不久转为大雨,幸好他们所处之地是村口处一座茅草亭,尚可避雨。龙昌河看着外面的天气,“呵”了一声:“这可真是巧了。”

魏紫抓着小包裹,指关节有些发白,终于她开口道:“叶公子,这点雨没关系的,我们还是离开吧。”

叶云生犹豫一下,此刻雨势似乎更大,离开委实不甚合适。就在这时,远方忽然传来一声轻笑:“下雨天留客,看来,这是天意啊!”

随着这笑声,一个年轻公子缓步走了出来。这人与叶云生年纪相仿,浅碧衫,白玉佩,唇边带笑,眉眼如刀。他手中撑着一把朱红色的伞,身后则跟着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人。

叶云生一见那人,霎时欢喜得几乎跳起来:“阿莫,你来了!”

这个年轻公子,正是叶云生的好友,悠然公子莫寻欢。而他身后跟着的那人,竟是魏英华。

叶云生又是高兴又是惊讶,握住莫寻欢双手:“阿莫,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莫寻欢笑道:“我一早就来了,只比你晚了一天。”

叶云生一怔:“你早就来了?”他随即想到那天早晨与魏紫谈话时,凤凰木畔传来的一声轻笑,“原来那天早晨真的是你?可你怎么不出来见我?”

莫寻欢笑了笑,还没讲话,龙昌河已吃惊道:“是你,你是那个木匠!”

莫寻欢笑道:“龙先生,好眼力!”

原来姜家寻来的那个小木匠竟然便是莫寻欢!这些时日莫寻欢一直躲在屋中,不与外人见面。龙昌河见过他一次,当时莫寻欢短衣打扮,面涂灶灰,龙昌河眼神锐利,只辨出那小木匠的身形轮廓,竟与面前这公子哥一般模样。

叶云生也惊道:“阿莫,你为何要这样?”

莫寻欢笑道:“不如此,怎么能查出真凶呢?”

叶云生素来信服莫寻欢,听他话音不对,忙问道:“那么真凶是何人?”

莫寻欢笑而不言,一双眼上上下下,只打量着叶云生身后的魏紫。

魏紫容颜倾城,莫寻欢又是有名的浪子,然而此刻这名浪子的眼神可没有什么惊艳的味道,反倒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叶云生惊道:“你是说……魏姑娘?”龙昌河也十分惊讶,魏紫睫毛一颤,头低得更甚,一滴眼泪便随着叶云生的这句话掉落下来。

莫寻欢微笑颔首,叶云生正色道:“阿莫,此事关系重大,你曾说过,一个人做一件事,必有其意图所在,但姜平与魏老大之死,对魏姑娘有什么好处?”

莫寻欢叹了口气:“叶子啊叶子,你这个人就是太老实了。这几天我看你东查西查,什么人都查过了,可怎就没想到查查你身后这位魏姑娘?”

叶云生一怔:“她没有……”

莫寻欢抢道:“事情未查清楚之前,任何人都有可能,何况这位魏姑娘与两名死者生前接触都是十分紧密,焉有不查的道理?”

叶云生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莫寻欢又道:“叶子,我来问你,姜平之死,造成的最直接影响是什么?”

叶云生道:“姜家父母十分悲痛……”

莫寻欢笑道:“错了!是魏姑娘不必再嫁过去!”他双眼带笑,语气却颇尖锐,“魏姑娘,只怕你一早也就没想到要嫁过去吧?还有三天就要出嫁,你的嫁衣却只做了一半,那件嫁衣我曾见过,上面的绣花十分繁复,真想做完,至少也得要一个月的时间吧。”

魏紫的眼泪忽然停了,她目光炯炯地看着莫寻欢,一语不发。叶云生也怔了,那件嫁衣他也曾见过,当时不过是慨叹魏紫命运之不幸,谁曾想其中还有这样的玄机。

莫寻欢叹了口气,拍了拍叶云生的肩膀:“叶子,你查了这几天,有些事情调查得是不差的,可有些事情却也不然。比如魏老大之死,魏英华为了白城的秘密杀他,可为何一早不杀?”

叶云生怔住,他起先也觉得这理由有些牵强,但与魏老大、白城相关的也只有魏英华一人,何况魏英华后来承认罪名,他也就没有多想。

莫寻欢放缓了语气,看着魏紫:“魏姑娘,其实你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离开这里吧。

“这样一个小村,除非是村长这种在江湖上打滚半生,已然疲惫之人,否则谁又愿意在其中住上一世?何况你又有一个醉酒后便会毒打你们姐妹的父亲。”

这几句话语气柔和,魏紫肩头微微一动,轻轻叹了一声。

只听莫寻欢又道:“与你有同样念头的,大概就是魏英华。他父母双亡,又个性不羁,还偷学武功,想离开这小村,更加容易。你曾请他带你一同离开,可惜你父亲却把你许配给了姜平。魏英华与姜平是好友,他虽对你有好感,却不肯辜负了朋友的义气……”

魏紫面色惨白,看向莫寻欢:“你说谎,他对我并无感情。”

莫寻欢笑道:“你是个年轻女孩子,未婚夫又刚刚过世。听我方才所言,为何不反驳‘你请他带你一起离开’这句话?”

魏紫霎时语塞,莫寻欢悠悠续道:“魏英华确实与姜平一起在查白城的事情,所为的正是这湖水中的财宝。但二人的目的并不相同,魏英华是想拿着财宝出外谋生;姜平的思想却有趣,他想要钱,又没心思出去,或许,他只是喜欢这些财宝,并想把它们留给子孙吧!二人所为违背祖训,因此他们曾发下誓言,若谁把这件事透露给别人,谁就死于白刃之下。”

莫寻欢这番话说得如此清楚明白,仿佛亲眼所见,叶云生忍不住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魏英华,只见魏英华面色惨白,已没有了先前的傲气,心想:你落到阿莫的手里,当然是什么都说出来了。忽又想到一事,惊道:“所以魏英华说姜平之死与他有关……”

莫寻欢笑嘻嘻地道:“可不是,那天清晨,姜平与这位魏姑娘去山谷时,恰被我们这位魏公子看见了,他以为姜平背誓,一怒之下索性通知了周遭村民,可是赶到山谷时,看到的竟是姜平身死的情形,恰是应了那句‘死于白刃之下’!魏英华,说不定那时你心里还想着莫非姜平真的是应誓而死吧?你虽气他,但姜平毕竟是你好友,你并不愿真的见他死去。”

叶云生此刻也想到魏英华先前的佯狂神态,这时方知是什么原因。

“直到叶子你找上他,指证他是凶手,这小子才发现真正的凶手是何人。只因他对那位凶手情有独钟,才甘愿顶罪。”悠然公子笑了,“叶子你指证的都对,只有一点,那香料,却是这位魏姑娘调的。魏氏本是名门大族,虽经百年,还是留下了一些调香制毒的本事。那种小白花名叫夜开明合,夜晚绽放,白日凋零,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毒药。单纯闻上一闻,就令人人事不知,提炼出来后更是厉害,少许可让人昏迷,量多则让人身死。更重要的是,使用这种毒药,事后完全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他看向魏英华,语带调笑,“你暗器上的毒药,真是你自己配的?你现在配一个给我看看?”

魏英华脸色更白,把头一转,也不答话。叶云生则想到了初次来魏家时,魏紫拿出的那一支香,那时他还想魏家僻处山村,怎会有这样的名贵香料,现在看来,只怕便是魏紫本人所调。

莫寻欢又笑道:“不过,一开始,这位魏姑娘想的还不是用飞雪剑杀人,比较起来,先把姜平迷倒,再把他的头浸到湖水里之类多半是更好的选择吧。只是当时村民临近,她又恰好看到了你,才想到了用剑杀人的办法。魏老大就省事多了,直接用香毒死,别人也只会认为他是酒喝多了身亡……”

沉默了许久的魏紫忽然抬起头,声音很轻却坚定:“莫公子,你说的这些只是推测,至今为止,你能证明的只有我擅长调香这一点,除此之外,你可有证据证明是我杀人?”

这句话十分了得,莫寻欢不慌不忙地笑道:“没有证据又怎样呢?反正我说了这么些话,你以为叶子也好,村长也好,还会带你离开这村子?必然是让你在里面困守一生一世了。叶子,你说是不是?”

叶云生其实没有很明白莫寻欢这句话的意思,但他是决不会给莫寻欢拆台的,便答了个:“是。”

这一个“是”字,竟比方才莫寻欢那长篇大论还要动人心魄,魏紫连退两步,面色惨白如纸,眼睛中如要蹿出火来,亮得惊人。她转眼看向村长,只见龙昌河亦是面色严肃,显是十分赞同莫寻欢的言语。

她眼神中的亮度,终是一点点熄灭了下去。

莫寻欢看着外面的雨幕,微笑道:“其实外面真的很美,单说江南,江花胜火,江水如蓝;再看塞北,飞雪无边,如花灿烂;至于人,更是各色各样,怎样有趣的人物都有。可惜得很,魏姑娘,你这辈子是再也看不到了。”

魏紫忽然发出一声惨呼:“你……你住口,再说,我便连你也杀了!”这句话一出,无异于已然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莫寻欢上前一步:“好,我不说,魏姑娘……”

魏紫精神却几近崩溃,她双手捂脸,待到放下时,已是泪流满面:“你、你懂什么,你们这些外面的人,怎会懂得我这种想出去的人的苦!”

莫寻欢柔声道:“我懂的,魏姑娘,我懂的。”

魏紫颤声道:“不,你不懂……我一早就想离开这里,我不想困守在这里一辈子,何况家里又有个喝了酒就会毒打我们的父亲……可这村子道路特异,我一个女子根本没法出去。英华原说要带我走,可当我父亲把我许给姜平后,他说要守朋友间的义气,竟然反悔。那姜家,叶公子你是见过的,姜母是那样一个人,我到了姜家,和进了地狱又有什么两样?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我不想……”

所以她杀了姜平,杀了魏老大,那是为了报复,是为了不想过那样的日子,也是为了在除去他们之后,自己还有希望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自己一天都不想呆下去的地方。

尾声

魏紫被交给了龙昌河。而叶云生与莫寻欢这两位好友也终于有时间坐在一起,一叙离情。

莫寻欢笑道:“叶子,这事都是我的错,我原说和你在青翠山见,其实是我弄错了,我想约你见面的地方就是这里。后来我到了,发现了这里的案子,正巧赶上姜家出丧,索性扮个小木匠来转转。”

叶云生奇道:“你约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莫寻欢笑着一指山谷中的大湖:“喏,那座城。”

叶云生更奇:“你……”他本想说莫非你是为了城中的财宝,再一想应该不会。

莫寻欢笑道:“你知道的,我最喜欢看这些江湖上的奇景,偶然间听说了这座湖水下的白城,才想到约你来看看,谁想我也弄错了地点。没想到错打错着,咱们反而在这里见面了。”

叶云生也笑了,道:“那我们现在如何,等天黑时阳光照入湖水那一刻么?”

莫寻欢摇了摇头:“只有每个月十五那一天,光线射入湖底才能看到白城,现在可不成。”

叶云生犹豫:“这……”他想到龙昌河也曾下湖探查,但湖底一片漆黑,一无所获。他二人武功水性与龙昌河相差不多,纵是下了湖,也不见得会有多少收获。

却见莫寻欢从身上取出两样物事,这物事十分奇特,乃是几块皮子上附有两块透明的薄片。莫寻欢笑着指那薄片:“这是大食的玻璃。”又指指那物事,“这是我为了来这里特意弄的,在水下也能看到东西,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水镜’。”说着拿起其中一件缚到头上,两块薄片恰好在眼睛位置,看外面还是十分清楚。

这副模样十分好笑,叶云生忍着笑,自己也戴上。莫寻欢笑道:“好了,我们下去吧。”

叶云生道:“下去?下大湖?”

莫寻欢笑道:“去找那座白城啊,你我两人在一起,还怕什么?”

叶云生亦是一笑,豪气顿生:“好!”

二人各抱了一块大石,在先前叶云生所见白城之处跳入,白衫与碧衣在清澈湖水中漂漂荡荡,不久便沉了下去。

有大石相助,沉落速度极快。这水中乱流漩涡无数,但二人皆是武功高明,又能彼此相助,虽然遇到一些风险,但并无大碍。

时隔不久,叶云生忽觉脚下一沉,透过那“水镜”,他一眼看到水下情形,忍不住“啊”了一声。

这一声叫出,便有水涌入口中,竟是咸味。叶云生连忙闭口,却仍是为眼下情形所惊叹。

那是一座极其巨大的白色珊瑚礁,蜿蜒绵长,巍峨壮丽,大大小小的鱼儿在其中穿梭往来,仿佛一座无与伦比的水下宫殿。这大自然所造就的奇景,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

他曾与莫寻欢一起,看到许多这世间的山水,那些山,有的雄壮威严,有的险峻奇拔。那些水,有的秀美温软,有的绮丽莫名。然而没有一处,能如他今日看到的景致一般,将“奇”与“美”两字如此恰当地融合在一起。不知该让人赞叹这美丽,还是要感慨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叶云生惊诧至极,又震撼至极,他双脚所触之处,正在珊瑚礁上。一时间他竟不能移动双脚,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面前的一切,忘却了世间万物。

忽然一只手拉住了他,叶云生一怔,却见莫寻欢站在他身边,浅碧色衫子在水中荡漾,仿佛水中翠竹。见叶云生不动,莫寻欢又用力一拉,叶云生这才想起胸中气息将尽,连忙同莫寻欢一起浮了上去。

“这就是朝露之城的真相……”莫寻欢坐在湖边上下抛动着几样物事,沉吟道,“先前有村民去水中,却因身无武功,都被漩涡吞噬。只有魏老大成功下去,他没有水镜,还以为真的是一座城池,加上他又摸上来了这个,便以为真的有财宝……”

他的手中,赫然是几颗大珍珠,与先前魏紫发上银簪所镶的珍珠一般无二,乃是方才他在叶云生出神时,从珊瑚礁上的几只大蚌中摸来的。

“后来魏老大的妻子病死,在魏老大心里,只怕会认为是自己下湖,招来诅咒才害死了妻子吧。所以他后来才会酗酒,又时常打骂两个女儿,那是一种变相的自责,也是发泄。可是他心中对女儿依旧是有感情的,所以那颗珍珠,依然被他镶成了银簪,戴在了女儿的发上……”

想到魏紫所为,叶云生不觉又是难过,又是心痛:“魏姑娘她……”

“她触犯了族规,明日会被沉湖。”莫寻欢淡淡道。

叶云生一惊站起:“这……”诚然,魏紫犯下杀人重罪,其中一人更是她生父,然而想到魏紫一生遭遇,却又不免心生同情。

却听莫寻欢又道:“在沉湖用的竹笼上,我偷偷剪开了一道口子。其他的,就听天由命吧。”

竹笼剪开一道口子,魏紫便有逃生的可能,然而魏紫是否熟悉水性暂且不论,就算她会水,这大湖中漩涡众多,魏紫一个弱女子,纵然逃出竹笼,亦是有极大可能死在湖中。叶云生想到这里,心生黯然。然而若说放了魏紫,他却又实在做不出来。

莫寻欢笑了,他把那几颗珍珠,一颗一颗扔到湖中打着水漂:“这湖水是咸的,多年前只怕这里便是一片大海,所以水下才会有珊瑚礁,才会有那般大的鱼……沧海桑田,连这般大的事物都会发生变化,那么人心发生一些变化,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他这几句话,似是感慨魏紫,又似在感慨世间,叶云生一时不知如何接口。莫寻欢笑着把他从湖边拉起来:“不想这些,我们走吧。”

“去哪里?”

“江南,江南有一座小城,传说那里,出现了可以让女子容颜永驻,不可思议的梦幻之花……”

(完)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无错章节将持续在2018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2018小说!

喜欢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请大家收藏:(www.2018xs.com)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20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最新章节 -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全文阅读 -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txt下载 - 武侠精品的全部小说 -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 2018小说

猜你喜欢: 三途志开局首充十个亿通幽大圣西隐昆仑天兵地甲混沌大至尊极品大散仙我有一支陆战队魔殿殿主剑侠最少年千秋不死人修真狂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丈六金身修真文明缔造者剑卒过河主神竞争者浮沧录御剑乘风蜀山魔门正宗这只是个咒语侠路时空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纨绔神医洪荒之红云证道乱史匠仙
完本推荐: 凤凰错:替嫁弃妃全文阅读神秘老公缠上我全文阅读第一序列全文阅读姜姬全文阅读木兰无长兄全文阅读火影之阴阳眼全文阅读权少的贴身翻译官全文阅读武侠世界大穿越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王爷的掌心宝(重生)全文阅读至强死神在现世全文阅读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全文阅读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全文阅读毒手鬼医:腹黑世子宠狂妃全文阅读同居保镖全文阅读(快穿)富贵荣华全文阅读试爱萌妻全文阅读拽丫头与校草同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系统的超级宗门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新顺1730战场合同工新书玄天龙尊天道发动机大恩以婚为报仙丹给你毒药归我白骨大圣海贼之苟到大将特种兵之铁血军神君子与鬼恐怖复苏仙缘无限洪荒:我,昊天,不封神了!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狗头大军师一切从衡山剑痴开始老祖请出山小阁老二进制亡者列车东方梦工厂半杯流年半杯月大国重坦带着系统来大唐从红楼开始拯救名著最强商女:韩少独宠狂医妻注视深渊重启全盛时代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最新章节手机版 -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全文阅读手机版 -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txt下载手机版 - 武侠精品的全部小说 - 今古传奇·武侠版 第365期 2018小说移动版 - 2018小说手机站